64、WEDDING ABOVE THE VILLAGE.jpg 

如果說美國抄襲了歐洲文化,臺灣可以說抄襲了美國。但這並不是停留在僅僅抄襲之模擬或亞流的階段,而是面對抄襲的宿命加以超越的新表現。因為紐約也不存在像這種程度的徹底性抄襲,這種情形日本也是一樣。臺灣藝術的現狀就像面向世界時的日本一樣,同時背負著一種宿命。這種「抄襲的抄襲」之美術推展到徹底的繪畫是種稱之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的陳錦芳之類比變異藝術。他的作品雖然也參加「臺北-紐約」聯展,但另有一個大規模的個展同時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這批陳錦芳的作品將在一年內在臺灣20個文化中心巡迴展出,幾乎是在一個國家大街小巷展覽的情況,在日本是無法想像的。

 

陳錦芳的作品將梵谷或塞尚名畫引來灑脫地組成新畫。例如梵谷所畫的人物前面擺有塞尚盛有水果的靜物,而其背後佇立了(高更的)南島的姑娘。不同場景的片段就以相應的畫家之筆觸加以描繪了出來。不同的景象配以不同的畫法,卻共存於同一畫面上。這種組合確實有趣而令人笑得擺首搖體,該是一種率真痛快的笑,與充滿陰氣的「現代美術」所誘發的不同質的笑。但卻不只是笑過了就完,後面還有給人更深的思考和回味。

 

陳錦芳的作品群打破了美術史的時間軸,並直視只靠抄襲無法成立的後現代文化。他的作品割裂攝取繪畫史中的意象加以並列,這與他從小就使用的語文之構造之奇妙相契合。中國的漢字是一種象形文字,一種意象(表意的符號),將意象並列展現早在日常生活養成。這不是在他的繪畫中活生生地存在著嗎?他那紅黃顏色的組合見諸於臺灣街上的招牌。臺灣街上黃色為底寫紅色字的招牌很多。所以說,黃與紅的色彩不僅是梵古創作的色彩。這樣一來,陳錦芳結合自己文化的根與抄襲文化一目了然。也可視為臺灣培育出的現代美術。

 

【臺灣的現代美術】佈施英利  199110 每日新聞

佈施英利,美術評論家, 著有「腦中的美術館」及「潛靈藝術解剖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fchen 的頭像
tfchen

台灣少年世界夢

tf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