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芳出生於臺灣而生長於府城台南。他到巴黎留學並在巴黎大學撰寫論文,在論文裏他比較了中國書法與西方當代繪畫(之抒情抽象派),宣稱從兩者交叉類似的地方預示了東西方文化的遇合,加上其他文化之整合創新指向世界文化的誕生。

 

  他在美國居住了16年,目前在蘇荷區創作一種表達觀念的繪畫而與後現代的模擬變造品( Pastich )相當類似的作品。第三世界的藝術家經常覺得後現代主義是一種西方的特別配方就像歐洲人常覺得它是特別地美國。但陳錦芳的藝術似乎本然而完全地瞭解後現代一詞所標明的意涵及論述。陳說在臺灣有很多現代派的藝術家,但他是至今他所知道的唯一臺灣後現代畫家。 

 

  當然陳錦芳的作為比一般西方模擬挪用者( Appropriator )更向前推進或加上了一些東西。中國的傳統在西方歷史上至少有幾次像是穿插參與其演變的週期。有這種歷史的過招,陳錦芳更容易捲入將來的可能展望而不是熱烈地擁抱陰暗的如過去已經死亡的想法。陳錦芳特別對梵谷以及傑克遜·帕洛克耿耿於懷。那西方現代藝術裏個人主義之雋永而執著的自我表現之範例暗示了一種重新去安排,不僅是自己的工作,而且是自己本身的嘗試。同時在他的人生旅途及生活上他使自己成為一個交叉或多元化的個體,來暗示一種世界公民之時代的來臨,或者至少是自己屬於世界公民的觀念。 

 

  陳錦芳的「後梵谷系列」是100幅油畫連作,借來梵谷的圖像融入重新孕思過的世界歷史,在那裏時間和事物被迷幻般混合在一起。在一幅畫裏,梅爾美在梵谷的「鳶尾花」一作上揮筆加彩。在另外一幅作品裏,一位元高更風格的波利尼西亞少女赤裸裸地俯臥床榻上,在塞尚的「穿紅色襯衫的男孩」(1880——1890)和梵谷的「嘉塞醫師」(1890)前面。在另外一幅畫裏,唐居爺爺那位以物易畫供給梵谷畫材的老頭,坐在一張放有塞尚靜物的桌子旁邊,在他背後掛了馬蒂斯和別位元畫家的作品。 

2009112316000341852.jpg

梵谷歸來Vincent is Coming Home
    

  這一系列裏,有一些畫作出現了梵谷在阿爾魯為眾所熟知的「寢室」,並有不少畫家來造訪進駐,暗示了一個藝術計畫(藝術家俱樂部)被普遍接受。在一張畫裏,我們看到米羅站在梵谷的房間裏,他的許多作品掛在牆壁上或靠在床板上。在另外一幅畫裏,畢卡索的馬戲團小丑們坐在梵谷的床上,而梵谷從窗外走過,頭上戴著農夫的帽子,跨過肩膀,一個顏料箱背在後面。在另外一幅作品裏,一位元精神病患者坐在梵谷的椅子上兩手抱頭,窗外正進行著蒙克1893年畫的「悲鳴」。 

 

  在「向梵谷致敬」(Ⅱ)的中央畫布上,有一幀梵谷的自畫像重現於9片不同的色塊裏,同時影射了安迪.沃荷的多數肖像畫之重複排列以及印度和中國樣式的佛像之無盡羅列於同樣大小的矩形柵格裏。西方與東方的「自我」觀念呈現於梵谷/佛陀那被平面並排的憂悶而嚴謹的肖像中。

  

 安迪剛離開Andy Just Left

  陳錦芳透過日文的藝術叢書接觸了西方現代主義,當他在台南讀中學的時候。他說當他看到梵谷的畫作和生平時,被感動得流下了淚。或許看到他的展覽作品,很快地會再出現一些後現代的藝術家。

 

◇節錄自Thomas  Mcevilley (湯瑪斯.麥克裴禮).文凱譯  Art Forum  (藝術論壇  1991年10月)

湯瑪斯.麥克裴禮博士為美國德州休斯頓之懷士( Rice )大學及耶魯大學藝術史教授。國際有名後現代主義權威,著作及評論為一時之重。執筆當時為目前最具影響力的國際藝術雜誌Art Forum 之主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fchen 的頭像
tfchen

台灣少年世界夢

tf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